感谢你戳进我的主页,我是你们的雾光
现在人去集训去了所以就长弧咯~
qq扩列3239620943,也许会更新日常
有急事戳q小窗,要是看见我发空间却没有回小窗请再戳一次!
lof这边大概会很少更新了x
我一定会回来的请不要忘记我!

放弃图片我还是发文字吧
图文不符虽然是一个人
U.W主线第二章 写着玩的Gibson中心短打
又名Gibson被打到怀疑人生

痛!
Gibson觉得自己现在很不好,他无比后悔没有听某个人的话,非要单枪匹马闯黑川会总部,站在门口大喊要单挑会长。
他还没有马啊!
吸气时胸腔扩张传来阵阵疼痛,不用想也知道肋骨估计是断了,这是某个不知名炮灰打的,虽然那家伙立马就被撬棍招呼到一边生死不明。Gibson伸出一只手按着疼痛的部位,心想要是一会儿断裂的骨头扎进肺里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开玩笑他可不信打伤那么多人黑川会还会让自己竖着出去。更何况骨头扎破肺可不是闹着玩的,不需要他们动手自己就会被自己的血沫子呛死。
呵呵,被自己的血呛死,这个死法还真够憋屈的。
更憋屈的是,打了这么久连会长的衣角都还没碰到!自己被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怼,再看看人家会长找了个舒坦地方看戏来了。
我怎么知道一嗓子嚎下去出来了一群杂兵?我只想和会长一对一然后装完逼就跑啊!
躲开迎上来的拳头的时候牵扯到了身上各种伤口疼的他整个脸都扭曲了,要不是现在的情况不合适Gibson真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更想跪在地上大喊三声爸爸然后溜之大吉,不过现在看样子就是喊爷爷今天也别想轻松离开。
吐出一口混着血的唾液顺便揍翻想从背后偷袭他的人,Gibson在心里默默盘算着要怎么脱身。也不知道那帮人是不是故意的,背后能最快逃离的路线几乎被封死,前方的路倒没几个人,只是——会长就守在那里。
黑川会的会长,自然是带枪出巡了。这时候Gibson突然庆幸黑川会还没发展到全员配枪的程度,要不然今天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死。
[从会长旁边绕过去避免和她正面交手的几率有多大?]Gibson本来想表演一下爬墙,目测了一下围墙高度再想想自己的半吊子技术。。。还是算了吧,一会儿脚滑摔下来就真的完蛋了。
又有人冲了过来,Gibson躲避不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他几乎能听见自己断裂的骨头错位的更厉害了,断层在一片血肉中摩擦传来让人牙酸的嘎吱生,疼的他又是一阵颤抖。
痛到一定时候Gibson的脑内反而放空了。从第一次表现出对生肉感兴趣时家里人看他的眼神就变了,父亲眼里的担忧母亲眼里的嫌弃,亲戚眼中赤裸裸的厌恶,当他毫不犹豫的咽下一个不知好歹的人的耳朵时也被家族里早就看不惯他的人毫不犹豫的赶了出来。人类果然是虚伪的动物,一面高举“生命平等”的牌子一面吃掉成千上万的动物,而他只不过是吃了身为同类的人类却被打上“未开化”“心理变态”“恶心”的标签。就像他们能为了权力而自相残杀,却不允许他们眼中所谓的异端存在。
人类果然是个麻烦的种族,你不能吃同类,不能吃生肉不能喝滚烫的血,不能赤裸着上街,不能和非人类的种族交配。当初加入黑川会的目的不过是找个栖身之处,顺便——黑川会时常有人制造尸体,他很乐意帮忙清理现场。
说到底大家都是只为了自己,人类不过是聪明在会说些冠冕堂皇的话。
脚踝处的剧痛将Gibson拉回现实,他往前跳几步避免摔倒,剩下的人慢慢缩小包围圈,表情从最初的警觉变成了一种玩味,会长的表情倒是没啥变化,看不出她是喜是怒。这也难怪,他现在的脸色恐怕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明眼人都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个强弩之弓,表面看着挺精神的说不定摸一下就死了。甚至连他自己也觉得,胸口薄薄一层皮肤下包裹的,只剩下了混着骨渣的血水。
他还年轻,他不想死!Gibson明白想逃走必须得从会长旁边穿过去,他攥紧胸前一直被当成护身符的项链,只求这个时常见不到人的会长不会和他这个小喽喽过不去。
解决掉离自己近的几个人,他预测着距离,看准时机,跑!
然后——
他和会长粗长的大棒子,不对是棒球棍来了个亲密接触,好死不死就在胸口受伤的肋骨处。他分明的听见了嘎巴一声。
失去意识之前Gibson只想知道为什么这个胸部大的如此下作的女人速度还这么快?

评论
热度(9)

© 雾光光☆集训淡圈 | Powered by LOFTER